伊君

各位大大,请不要把我写的东西告诉小丫。

叶樱

叶樱

“丹尼男孩,笛声在响彻。在深谷里徘徊,消逝在山间。仲夏溘然而逝,万花已然零落。”

花已落尽、新芽初冒之樱,称为叶樱。叶樱这意向毫无疑问属于美,而它的内涵却是死亡与新生,死灭因生而美,亦或生因终焉而美,倒不是没有差别,尼采曾苦口婆心:“与恶龙缠斗过久,自身亦成为恶龙;凝视深渊过久,深渊将回以凝视。”但人这奇妙的生物逃脱不了的东西也是有的。要说对终焉有何看法,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历史是冻结的水泥,毫无温度、冷彻如冰的玩意,终焉作为终焉而存在,并没有所谓轮回与重塑。正如古希腊那老家伙赫拉克利特所说:人不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流。打碎的水泥块也拼不出当年模样。那个了不起的盖茨比用了自己的生,换取了...

熬夜写稿子我也是醉了,终于知道所谓写稿子把笔记本写没电的快感。

大一下第一天

拿着自己的电脑,体会着键盘那美妙的触感,我不由得想起那次在galgame里经历的樱花飘落的夏天。

学期结束啦!
小心怦怦直跳!

祭奠结束的新生教育课(说的好像我去过一样),好久没写作文了...

大学发传单。
过程:“同学,看一看,这是什么什么...”
结果:
“同学 ,帮我扔一下。”

又是一个艳阳天~

出去走走,听听风。
今天一觉睡到中午,出去吃了顿饭,随后直奔图书馆。
光影、植物与人工作物浑然一体,被午后的阳光包裹,在校园里走走停停,被人看成傻逼,然而我早已看穿一切(雾)。
路过超市,突然记起买咖啡粉的事情,好久没买这东西了,高三倒是经常买这玩意,为了消除苦涩的纯净水的气息。
时间的跨度也许短的可怜,仅仅半年。实质的跨度却是鞭长莫及,毕竟是阶段性的断层。
不少人坐在图书馆外面的草坪上,睡觉看书,时不时想,幸福也就是这种温暖而又柔软的感触。

袖口相碰也是前世缘。
导生说:为了不在高逼格的道路上迷失自己,也该是改变的时候了。
可是改变还没有发生。
我不急。我有时间。

稳住!稳住,不要急,学一只猪那样慢腾腾的,不会跌倒。

被形式政策强奸的证据!
i am so angry...

小丫:“讨论是讨论,你如果评判孰优孰劣就不好了。”
又在自己否定自己。
我:“当好与不好的概念存在时,优劣也就存在了。”

遇到这种辅导员也是醉

不是微距的微距...【成功刷屏】

新楼

撕逼撕逼!!!
我不清楚什么时候大学变成培养狗的地方。
我特么当猪都不当狗。
大学只是我用钱和分数买来的工具箱罢了。

树,光影,云,海岛的感觉。
把技校拍成海岛!

林间光影

等待,黑色的女孩,有点美

微距,花、花,flower!

来来来,black swan!

来俩非主流...

©伊君 | Powered by LOFTER